• 自認勞苦功高 他瘋狂給自己“加薪”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22年04月06日10:29
    文字縮放:

    “都怪我自己貪欲太強、私欲太重,最終落得一無所有,讓我的父母老了卻沒有依靠,讓我的妻子一個人承擔這么沉重的家庭負擔,讓我的兒子在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重要時期受到這么大的影響……”翻開浙江省衢州市龍游縣公共資源交易監管辦原黨組成員、衢州市公共資源交易龍游縣分中心原主任潘憲沖的懺悔書,字里行間透露著無盡悔恨。

    潘憲沖曾是一名吃苦耐勞、追求上進的干部,1996年參加工作以來,他憑借著對業務的鉆勁,迅速成長為業務骨干。2009年3月,潘憲沖被縣規劃局委派至龍游城鄉規劃設計院任院長。此時的潘憲沖懷揣著滿腔熱忱,期許著在新崗位上干出一番成績。

    上任后的潘憲沖一門心思撲在了工作上,設計院的業務量逐步有了突飛猛進的增長,縣規劃局核算給設計院的產值獎也有了很大提高,這讓潘憲沖很自豪。

    然而,久而久之,他不再滿足于同事口中“能人領導”的夸贊。眼看著產值獎的盤子越做越大,潘憲沖的心態發生了改變!霸O計院的業績是我的功勞,動用的是我的人情和面子,憑什么我只拿一份錢,應該多拿點才合理!边@種盲目自大的想法,讓貪欲種子在潘憲沖心里逐漸生根發芽。

    2011年,潘憲沖在核算縣規劃局發放給設計院的產值獎時,偶然發現除去按考核辦法發放給聘用人員的獎金后,還有11萬余元的富余。面對著這筆渴望許久又近在眼前的獎金,潘憲沖的貪念和私欲戰勝了理智。

    如何套取這筆獎金呢?潘憲沖找到在縣內一家設計院任總工程師的好友祝某峰,想著如果以祝某峰的名義和龍游城鄉規劃設計院簽訂設計協議,且協議內容為設計院確有實施的項目,那么從表面上就很難看出其中存在的貓膩。于是,潘憲沖與祝某峰簽訂私人建房合作協議,并以支付“私人建房委托設計費”的名義,從縣城鄉規劃設計院賬戶套取了這一筆11萬余元的資金。

    看著這么容易便賺得了“第一桶金”,潘憲沖頓感找到了給自己“加薪”的好辦法。他開始頻繁地通過虛構設計協議套取縣城鄉規劃設計院資金,短短三年多時間,數額就高達60余萬元。

    很快,套取設計院產值獎已然無法滿足潘憲沖的欲望,他又琢磨出了一條“致富路”。每年龍游城鄉規劃設計院都會有一部分項目需要通過與異地設計院合作的形式開展,后續由異地設計院將相應的項目分成支付給龍游城鄉規劃設計院。

    “我想著將龍游城鄉規劃設計院承接的項目直接通過異地設計院承接,然后我指派工作人員完成,那么支付給龍游城鄉規劃設計院的分成,我就能直接從異地設計院中結算到自己手上!本瓦@樣,本應進入縣城鄉規劃設計院賬戶的50萬余元項目設計資金,落入了潘憲沖自己的口袋。

    2020年12月,龍游縣委第一巡察組在巡察中發現潘憲沖涉嫌違紀違法有關問題線索。經巡察工作領導小組審議,立即啟動巡紀聯動工作機制,對該問題線索進行巡中移交。龍游縣紀委監委第一時間對問題線索進行初核,很快就掌握了潘憲沖違紀違法事實。

    2021年6月,潘憲沖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法院審理查明,2011年至2015年期間,潘憲沖利用職務便利,先后多次通過虛構設計項目、收入不入賬等方式套取、侵吞公款共計118萬余元。2021年8月,潘憲沖因犯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九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5萬元。

    ( 編輯:劉瓊   送簽:徐雅維   簽發:鐘鳴 )

    另类专区呦女,荡货水这么多还说不要h,美女摸男生的亅亅免费视频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